珍档赏鉴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珍档赏鉴 > » 详细信息

让曹操爱恨交加的陈宫

  “无风不起浪”,而实际生活中,“起浪”却未必就必定会有“风”。想当年,曹操由于一句莫须有的“宁使我负全国人,休教全国人负我”,就被后世之人钉在了前史的羞耻柱上。
  
  更为不幸的是,这两句看似虚无缥缈的话,总会有人诲人不倦地拿来大做文章。老百姓不须说,耳食之言,津津有味,但后晋桓温居然也有一句不太靠谱的点评——“两句言语,教万代人骂道:虽不名垂青史,亦能够遗臭万年。”
  
  孰真孰假,已无法追根溯源。抛开小说的要素不讲,单就前史而言,曹操真的会说出这样冒全国之大不韪的话来么?
  
  实际让人置疑,也令人难以苟同。依照《三国演义》的说法,曹操由于刺杀董卓未成,遭到全国通缉,成果被中牟县县令陈宫拿住。陈宫本忠义之士,听手下说捉了刺杀董卓的大英雄,心中登时就犯起了嘀咕。一番攀谈之后,更让陈宫肃然起敬,当曹操说“吾归乡中,发矫诏于四海,使全国诸侯共兴义兵诛董卓,吾之愿也”,陈宫再也操控不住心里心情,当即“亲释其缚”,标明情愿弃官不做,跟着曹操干一番大工作。
  
  很显然,此刻陈宫垂青的是曹操“乃全国忠义之士”,才不管个人安危,舍命跟随的。此段文字,可见陈宫心里纯洁、侠肝义胆。
  
  单纯的陈县令确实是把曹操当作救世主来看待的。但有些时分却是,希望越高,绝望就越大。接下来的工作,不只让陈宫大跌眼镜,也由此拉开了两种观念水火不相容的前奏。因曹操偶尔听到磨刀霍霍,认为是吕伯奢要加害自己,所以抓住时机,拔剑杀了吕伯奢及其家人。见此情形,陈宫是一顿抱怨:“知而故杀,是大不义也”。
  
  按说此刻,只需曹操含蓄的承认错误,也就粉饰过去了,陈宫未必会过于较真。不料曹操听了陈宫的话之后,居然一挥而就地说出了那句令万代人咒骂的话——“宁教我负全国人,休教全国人负我。”想陈宫本求全之人,个人的品德品质历来都是登峰造极的,要不也不会放着好好的县令不做,偏偏要跟随一个全国通缉的杀人犯了。现在听了曹操这句话,陈宫心里的品德桥梁登时倾塌,“我为曹操是好人,弃官跟他而来,原是狼心狗行之徒。”本想趁曹操熟睡之机将其杀死,考虑到如此亦属不义,就脱离曹操单独走了。
  
  这段故事,众所周知,家喻户晓。小说里也是这么说,很多人都认为可信。其实,这倒并非满是空穴来风,由于这契合曹操后来一向的性情特征。前史上的曹操,不只要其雄才大略的一面,也有其残暴、自私的一面。假如小说里描绘的是真的,假使曹操在发现自己误杀了吕伯奢一家之后,又与吕伯奢迎面相逢,依照他后一种的性情特征,他当然不会留下吕伯奢而给自己形成巨大要挟,乃至带来杀身之祸。
  
  现在的问题是:曹操与陈宫结伴而行,别无别人。吕伯奢一家被曹操尽皆杀死,曹操那句遭人万世咒骂的话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呢?曹操自己必定不会,仅有的挑选就是陈宫了。已然只要陈宫一人作证,那么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又怎能不让人置疑呢?
  
  对此,咱们能够做出两种假定,一是曹操的确是说了那句话,由于陈宫听着不太顺耳,所以不辞而别。二是曹操真的杀了吕伯奢,但那句话没有说,仅仅为自己做了一些辩解。陈宫见曹操死不认账,仍是不辞而别。而后来,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和对曹操的怨恨,才臆造出这句“国骂”强加到了曹操头上。
  
  不难理解,陈宫走后,视野历来都没有脱离过曹操,反而愈加重视。当了解到旧日一面之缘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、全国纷繁为之口诛笔伐的时分,再次让陈宫想起了当年的这一幕。为合作言论,冲击曹操,陈宫在后来编出了一句谎话也未必不可能。
  
  这一点,咱们从陈宫的性情特征就不难看出端倪。陈宫此人,一向寻求完美,自视狷介,眼里不揉沙子,他要跟随的定然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,品德崇高的人,而不是一个有瑕疵和污点的人。
  
  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这种性情决议了,陈宫不可能遇到明主,后来盲目跟随吕布就很能阐明这个问题。或许陈宫不太理解,生逢浊世,品德崇高之人早就躲进山林享清福去了。要想救世,单靠品德文章和个人品德是远远不够的。这个道理,陈宫尽管后来理解了,却为时已晚。当年跟随吕布的时分,陈宫就是看中了吕布的真实,没有心计。但后来的开展却让陈宫越来也体会到,服侍一个有头无脑的人,比效忠一个左右逢源的人要难得多。
  
  陈宫懊悔了,却又不情愿承受这个实际。当吕布兵败,陈宫被战士押上来的时分,曹操是各样相劝,必定要让陈宫跟着自己干工作、闯全国。但陈宫此刻灰心丧气,加上那一向的道义和脸面,让陈宫无论怎么也不能承受,只能面临实际,引颈待戮。
  
  这儿面有一个细节,那就是陈宫临刑之时,曹操非常眷恋,就想以家人亲情留住陈宫,所以曹操说:“卿如是,奈老母怎么。”陈宫说:“吾闻将以孝治全国者不害人之亲,老母之存亡,在于明公也。”曹操又说:“若卿妻子何如?”陈宫接着答道:“吾闻施仁政于全国者不绝人之嗣,妻子之存亡,亦在明公也!”
  
  单从这几句对话能够看出,陈宫对曹操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知道,一个“孝”,一个“仁”,或许就是陈宫对曹操迟来的赞誉。而左一个“明公”,右一个“明公”,恰恰标明,陈宫已不再像当年那般怨恨曹操了,代之而来的就是对曹操的由衷敬佩以及对自己的反躬自问。
  
  陈宫此刻,应是慨叹良多的。只不过,给人分布了那么多的流言,人家仍能坦诚相待,关爱有加,陈宫心里之内疚无以复加。不死不足以添补惋惜,不死更难以面临全国英雄。与其一错再错,不如就此干休,既保全家人,也保全名节。
珍档赏鉴 网上商城 声像资料 信息公开